老芋仔的天空...
那日號角響起
不是任何噱頭
而是吹起.....起床號
整戈待旦的感覺
不用說就是"軍人"的意思
"老芋仔"往往都是外省人的意思及代名詞
我記的小時候看著農村好的影片
看著抗日的可歌可泣的抗日片
走在眷村的反共愛國的巷弄裡
那時候看著父親一點一滴的帶著孩子們長大
又把每個月的薪俸都借給他的士兵朋友們
每每發薪日就是家庭革命大吵一番
原因是家裡都餵不飽囉
我那父親卻是以把薪餉全部借給囉小兵
那我們只有餓肚子囉..............
吃著空心菜
含著軍中的糙米
淋著醬油
還是活了下來
日子還是要過
最近偶然看了一步眷村的電視劇
感觸更深
昔日眷村小巷
總是有來自各地不同的族群
大家彼次邀喝著
彼此照顧著
那總感覺在現今的社會已不復見
到是聽到不同的操弄聲音
你是外省人
我是台灣人
這個議題炒作好久囉
但有些人還是沒醒來的感覺
一到選舉任何的文宣就是把外省人炒作成大奸大惡
披著軍裝來台的"北北"們
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渡海而居的台灣
早已把此地當作是個家囉
他們也常掛在嘴邊"我係台灣郎"
我覺得認同這塊土地的人就是台灣人
以前的合諧
以前的美中斷交
大家同仇敵愾
青少棒大家凌晨拿著棉被窩在板凳不分彼此互相加油的聲音
打贏囉整個眷村街道像過年般鞭炮響起好不熱鬧
天空有籃的時候相對的也會有陰雨朦朧的灰色係
地有綠色草原欣欣向榮的.
相對的也有天災或是秋冬時得咖啡色
不管是哪總顏色這個地方都能接受
無須刻意上色
刻意攪和
都能呈現他的到地美
如今老兵不死
只有凋零
回首來時路我會想問看看他們
後不後悔來到這片天
後不後悔來到這片地
後不後悔看到藍天
後不後悔看到綠地
我想他們們還是會想說
"我係台灣郎"
任何的天地變化他們都會承受
但是決不容許任何人踐踏這塊土地
我不是個政治人物
更不是個面面俱到討利益的政客
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軍人子弟
更是一位"老芋仔"的孩子
沒有反共復國的雄心狀志
沒有十萬青年十萬軍的抱負
我只希望在這個土地
認同是大家和解的最終宿命
看看眷村一一的改建
青天白日紅的線條不在呈現在圍牆上
也看不見國慶日上的滿是國旗
瓦片下的=掛著的香腸
再也摸不到囉!
更看不到他們細說自己哪裡中過槍蛋
哪裡多威風
也看不悼烙印再身體上的殺朱拔毛的口號
如今並不是對岸給我們威脅
卻是自己在消耗自己
等到牆倒囉
我們黃髮垂髫時
拄著柺杖時
你的下一代因為競爭力的關係
搞不好連糙米都吃不起
不要分彼此
只問自己對這塊土地做了什麼
因為我們都是
台灣人
2009.02.19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房第18週「?魔??復活」
繼17週的房子大改建、雇用3位新助手,布美枝妹妹奉老爸之命興高采烈的上東京幫姊姊,
布美枝與茂的生活瑣事總算交待完善了,
原以為夫妻倆已時運到來生活好轉,戲會變的較無高潮,
沒想到,第18週的內容還是又讓我感動的亂七八糟啊!
這週主述惡魔君被改編成電視作品(真人演出)。
起初「週刊少年???」的總編豐川,
向茂提出重新再連載惡魔君的提議時,被茂回絕了,這讓布美枝十分不解,
她向茂表示因為書裡說到惡魔君7 年後會再回來,所以她才對惡魔君悲壯的一生釋懷,
但現在有機會讓惡魔君復活,為何茂不願意呢?
茂向布美枝解釋他心中的疑慮,由書中的筆觸與內容,完全可以看出那時被貧窮折磨的痕跡,
出書後有大半書被退回,他自覺那是作品裡最失敗的一部,
以現今的社會氣氛,惡魔君應該很難被觀眾所接受。
布美枝向茂表示戌井曾 說惡魔君是部傑作,
茂表面上雖嚴正的對布美枝說要她別插手他工作上的事,
但卻突然的跑去找好友戌井,詢問他有關惡魔君再度連載的事,
戌井真的不愧是茂的第 1號書迷,他完全的認為惡魔君是部好作品,要茂讓惡魔君再度復活。
原本戌井的妻子要戌井向茂提出邀稿,但戌井怎麼就是說不出口,
雖然也想沾點茂的名氣過好日子,無奈戌井太體貼茂,
覺得茂已有一堆連載要交,再向他邀稿是他無論如何也開不了口的事。
覺得戌井和深澤社長真的都是行事正派的君子,
面對茂的成名,除了打心底為他高興外,真的沒想靠茂來得到些好處。
正因如此,在我看到惡魔君播畢當晚,茂立刻打電話向戌井說著:
「你作為編輯並沒有看走眼,”這是厲害的漫畫一定會大賣”你的這些話真的實現了。」
看到茂流下眼淚時……我也哭了,我可以理解這淚水背後的感動呀!
戌井夫妻與茂夫妻是有著相同背景的朋友,一起渡過那段靠出租漫畫過活的貧困時光,
而今,茂成名了,戌井夫婦卻還是一樣窮,
每當看到劇中倆人的對比,我就有股心酸感,
戌井那麼好的的好人,編劇就行行好, 也讓他有翻身的機會吧!
(只是~不曉得戌井是不是杜撰的人物)
除了惡魔君復活這主線外,此週支線還有倉田與泉美,
會特意寫到這倆人應該與之後的發展有關。
泉美發現倉田的便當只有醃梅子與白飯,無意間和布美枝聊起,
才讓布美枝發現,倉田應該是手頭較拮据的緣故,
於是靈機一動,做了味增湯給助手當午餐配菜;
心細敏感的倉田拒絕了布美枝的好意,
但布美枝告訴他,做味增湯其實 是為了先生,
現在有了幾位助手的幫忙,減輕了些茂的辛勞,為表達對大家的謝意才如此做的,
若是要提供肉或鰻魚這種貴的料理,也不是她可以負擔的起,
所以只是用些做菜剩餘的蔬菜煮成味增湯……,布美枝的好意真的很貼心,
或許因為她遇到的都是一群真心對她的好人,所以她也自然地在能做到的範圍內來照顧人,
這鍋味增湯~真的是溫暖倍極的味增湯啊!
布美枝對倉田說起當茂助手的那段時光~
全家人聚在一起看惡魔君的電視播出,
安來的布美枝家人也看著,布美枝爸爸的緊張樣好有趣,
同時在看著直播的還有富田、當鋪老闆、浦木;
說來,這種一群人高興拍手的戲超級老梗,也是最讓我冒汗的橋段,
不過,當看到怒流下為兒子高興的淚水時,我竟也感動了一下,
就算拍手超老梗我也不介意了啦。和戌井通電話而激動落淚的茂~與戌井通完電話,背對著布美枝的茂,輕拍了布美枝的肩膀,這算是茂的含蓄感謝法吧!再來說到就是布美枝的生產,因為布美枝突然提前生產,茂又趕著交稿沒法去醫院,
泉美仔細的交待了姊夫瑣事,卻在隔天返家後,發現一切都不是她所想的那樣,
在工作室的桌上有沒吃完的蛋糕(藍子的生日蛋糕),
藍子睡在椅子上,要送藍子的禮物也沒給……,
泉美因為心疼姊姊於是對姊夫產生憤怒感,一股腦的對著倉田說氣話,
倆人正在爭論之時,突然傳來藍子的哭聲,藍子被暖爐燙傷了,
泉美急的想叫計程車,茂緊張的說用跑的比較快,立刻和倉田抱著藍子衝出去。
幾天後布美枝抱著初出生的嬰兒搭車回家,
她疑惑的問著妹妹怎麼突然買車了,先前茂不是說不買嗎?
泉美笑著說應該是藍子燙傷的關係吧,
姊夫大概覺得有車的話,就算發生了緊急的事就能派上用場。
布美枝對於茂沒時間去醫院探視她沒什麼怨言,反而是泉美很生氣,
關鍵在於泉美不了解漫畫家工作,也不像布美枝長時間看著茂作畫,所以泉美沒法用體諒的心看待;
經過這事件,泉美明白了姊夫在行動上雖沒明顯表現出對妻子及女兒的關愛,
但心底對妻女的關心還是有的,
另外就是,若是要繼續寫倉田與泉美這條線,讓泉美了解一下漫畫家這職業也是應該的,
這次藍子的燙傷,算是給泉美的震撼教育吧!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very Little Thing NEW SINGLE「DREAM GOES ON」
一直都很喜歡持田香織的聲音,
帶點慵懶且甜美,給人安詳寧靜的舒適感,
屬療癒系的聲音吧。
新單曲是「派遣?????~少女漫??愛????~」的片尾曲。
直接看PV囉!
視頻來源:http://www.youtube.com/watch?v=58g7vle8DSE&feature=related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OSS 預告及製作發表會(圖)
看在陣容夠強大的份上,我會追。BOSS官網:http://wwwz.fujitv.co.jp/BOSS/index.html
預告視頻來源:http://www.youtube.com/watch?v=LhSOEQ3NigI


製作發表會3張圖片。為什麼製作發表會都得拍這種看起來顯得很傻的照片咧?
左右護法隨侍天海女王兩側......我好羨慕女王阿。
達也哥哥生日,女王獻花。相簿裡有更多相關照片,這裡就不多貼了。
戶田惠理香在一群長人裡,顯得好嬌小。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月10日台中中信飯店~秋粵園~大紅喜喜事台中花舖花禮專送店-台中花店花嫁囍事婚禮部落-網路花店-台中花店婚禮佈置diy
相片區~~有看起來很好吃的冰淇淋花球
收禮桌
主桌花
主桌一樣用紅色系的冰火玫瑰花去製作,搭配上高架燭臺,讓人有簡單隆重的感覺,也更有整體感
這次的婚宴是在中信飯店,
新人很喜歡紅色的喜氣感覺,所以我們幫他用紅色系為主,
搭配了水晶串增加華麗的感覺也搭配一些古董檯燈讓她有些復古懷舊的氣息
(順帶一提檯燈是新人提供的,他們很愛)。
用紅色水晶製成的球體代替燈籠的通俗感,
在下方掛上水晶串增加晶瑩感,在收禮桌的佈置上就簡單用花求去點綴,搭配上金色與咖啡色的布,既華麗又不失隆重。
謝卡區
利用櫻花樹搭配上千代蘭的花串,製造出紅色櫻花飄落的感覺,
那天很多賓客都在此區拍照喔
門把花
在入口處的門上綁上手把花,這點用心是我們贈送給新人的,
注意小細節讓新人很感動喔台中花舖花禮專送店-台中花店花嫁囍事婚禮部落-網路花店-台中花店婚禮佈置diy
台中花舖提供情人節花束(婚禮)會場佈置、線上訂花.花禮宅急便、網路花店、代客送花、各式節日花束「全省花店」「花束」「花禮」「花語」[花藝設計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izuno獨家款~超輕量爆發行系列棒壘球手套
為提供要求較高,技術較好的球友,新太陽特推出美津濃WARRIGA 非目錄款,高級牛皮硬式手套,本手套採用耐衝擊性毛毯,耐用性極佳,輔以指部穿帶貫穿式,T.F.P LANCING,超級耐接傳球﹔本系列手套另一大特色即面皮與裡皮均採用高級硬式牛皮,帶皮則是透心牛皮屬超輕量爆發行手套。
此系列手套採限量發行,定價3680,新太陽限量特惠價為2500,現在就行動替自己選購一咖好手套,陪伴過一個熱鬧且充實的夏天吧!
2011/07/07~~湖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寶貝「玩」音樂 不為圓父母的夢
海洋大學藝文中心主任、大提琴家張正傑認為,學琴該是一件快樂的、好玩的事,千萬別逼著孩子坐上琴椅,「學琴不應該變成親子大戰」。
「但是,多少孩子是買了琴三個月後就放棄了?」張正傑有些不忍,他認為,音樂該是讓人快樂的,音樂是要「玩(play)」的,「玩音樂,是很重要的態度」,所以孩子該由其中得到趣味,而不是負擔;但太多父母把自己的夢想加諸孩子肩上,太沉重了。
張正傑說,他不認為每個孩子都適合學音樂,有些孩子就是定不下來、音感不好,何必非學音樂不可?還有許多才藝更適才適性。
他指出另一種父母常見的謬誤是,「總是害怕輸在起跑點上」,兩三歲就趕鴨子上架。但他認為,「太早學彈琴、學拉琴,不見得好」;最好的時機是「孩子準備好了」,每個孩子的時間點不同,主動的學習永遠是最有效果的。 另一個謬誤是:學音樂不該是學會演奏樂器,而是懂得欣賞音樂之美,才談得上陶冶、抒發心靈。張正傑說,許多家長在意的是「我的小孩可以上台表演了」,音符有沒有彈對、拍子有沒有數錯;但是,更重要的是品味、鑑賞音樂的美;會不會拉、彈,都沒有心的感受來得重要。

張正傑說:「我是近十年,才真正懂得『玩』音樂的快樂。」即使歐洲學成、演奏無數回,「每次上台總是壓力大得要命。」他相信,有許多音樂家還是如此。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瑞斌 平常心敲響天使音符
陳瑞斌 平常心敲響天使音符
有「天使手指」之稱的旅奧鋼琴家陳瑞斌,是世界多項知名鋼琴大賽的常勝軍。很多年輕學子參賽前會去向他請益。
得獎經驗豐富的他說:「年輕人來問我要不要參加某項比賽,我總是先問他,如果沒入圍,你有沒有辦法處理自己?如果可以,再去比!」
從16歲第一次在國外獨自面對比賽的未知,從曾經對比賽名次耿耿於懷到學會平常心看待,陳瑞斌見慣了世界各地鋼琴參賽者面對失敗時的各種反應,有些人甚至當場崩潰。因此,他認為對於「失敗」的最佳準備態度,就是「不懂得面對失敗前,千萬別急著想像成功」。
1967年出生於台南的陳瑞斌,曾被國外媒體喻為「20年才出一個的天才」,12歲通過教育部資優兒童出國考試,13歲小學畢業就因為音樂天分而被送到奧地利學琴,走上孤獨的藝術之路。
陳瑞斌小時候從來沒有北上拜名師學藝,而是由在台南鄉下小學擔 任音樂 老師的父親親自調教,生平第一次坐飛機,就是出國到奧地利。
苦練琴藝… 每天超過八小時
十幾歲的小孩獨自出國念書,生活、語言、課業都不斷遇到問題,但不管多苦,心裡始終有個聲音告訴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把書念完。因為他在台灣只有小學畢業,如果半途而廢,無法在國外取得學歷,那麼未來的人生,「小學畢業,能幹嘛?」他必須時時刻刻這麼提醒自己。
由於家境只屬小康,並不富裕,他在國外就租了台「看起來每個琴鍵高低都不一樣」的舊琴練習,卻一再引來鄰居抗議,而被迫不停搬家,還好後來找到一座據說有300年歷史的老宅,讓「被趕到怕了」的他得以棲身,並繼續一天至少八小時的琴藝苦練。
陳瑞斌說,現實生活讓他從17歲就在異鄉獨立,不再向家裡伸手拿錢,而是「哪裡有獎學金、有錢,我就低頭去申請、去要」;他也把生活費用壓到最低,才能存錢參加各種鋼琴比賽。例如他曾把奧地利人用來餵狗的豬肉,買回去絞碎後,做成肉燥,一吃就是十幾年。
比賽時為了節省住宿費,他經常搭夜車,隔天到比賽場地,比完就走人;必須在外地過夜時,則選最便宜的旅館。笑稱可以當「省錢達人」的他,最想告訴學音樂的人:「你再怎麼慘,也不會比我慘,要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雖然年少異國歲月辛苦,但他仍在鋼琴為伴的日子裡甘之如飴。「有人說我台上、台下兩個人,我在台上的確是最有自信的時候,上台後,我就瑣事全忘,也不會擔心台下的人喜不喜歡我的彈奏」。
陳瑞斌20歲前,就已奪得國際大賽五項金牌,摘下華沙蕭邦、以色列魯賓斯坦及羅馬等18項國際鋼琴大賽獎項。優異的表現,不只讓他相繼從維也納市立音樂學院、德國漢諾威國立音樂學院畢業,還讓他在海內外都擁有許多樂迷,並在2004年獲選十大傑出青年,2005年被選為台灣十大最有潛力人物。
藝術之路… 想成功先學失敗
一個熱愛音樂的人,到底如何面對比賽名次宣布前的煎熬呢?陳瑞斌認為,比賽成績常常是見仁見智,有時候第一名,不見得是大家公認彈得最好的選手。他自己也擔任過評審,深知評審難為,且比賽結果多是群體運作,不是一個人的喜好就可決定。他曾目睹一些大賽,忘譜停頓的也可入圍,也曾看過評審聽到一半,氣到閃人,因此「比賽失敗,不代表你是不好的,只能說,評審沒有認同你。」
他也看過,長久練習、準備的選手,卻因未能入圍,當場痛哭流涕、情緒崩潰,直令他覺得比賽真的很殘酷。因此,他現在告訴學生,要不要參賽,必須先問自己:沒有入圍時,是否還能處理自己,如果可以,再去比。「如果沒有先做好接受失敗的心理準備,最好不要參加。」
陳瑞斌也曾把比賽名次看得很重。16歲時,他第一次去義大利參賽,雖然得到銀獎,但因為不是第一名,他形容自己「簡直痛不欲生」,可見當時得失心太重、壓力之大。
有一段時間,陳瑞斌每次比賽都帶著安眠藥,強迫自己入睡,以免影響隔天比賽。後來他慢慢學會「不把比賽當比賽」,而且頓悟「比賽不是只彈給評審聽,而是要彈給觀眾聽」,才自然調適。
「我不認為比賽失敗是個失敗,因為就算得獎,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認為你最好。我能拿到獎,是因為很幸運,那十幾個可以打分數的評審正好很認同我,發現我和其他選手的差異」。有了這種體認後,第一名或沒得獎,他都平常心看待。
「參賽者絕不能把比賽看得那麼重,否則根本上不了台。」陳瑞斌觀察,參賽經驗豐富的「老賽」,再怎麼失常,水平都不會差太多。例如他曾在某個比賽把首獎輸給別人,卻在另一場比賽中打敗了他,因此,重要的是得學會面對失敗,安定自己的心。
放下得失… 不把比賽當比賽
在音樂領域有著亮眼成績,陳瑞斌把比賽的起起伏伏都當做小失敗,但他語出驚人地說:「我最大的失敗,是我的職業。我覺得我學音樂,本身就是一種失敗,因為我和家人都不知道要為音樂付出這麼多!」
陳瑞斌認為,走專業音樂表演路線,是一種賭博。有人說,一個家庭要培養出一個音樂家,必須富過三代才可能;但陳瑞斌的祖父在市場賣菜,父親是小學老師,「以這種富三代的邏輯來看,我不知自己為何變成音樂家」,只好盡一切力量,嘗試破解「三代魔咒」。
音樂表演是陳瑞斌的興趣,只要觀眾喜歡,他就深受感動。他曾經遇過很多挫折,例如有些奧地利人認為,只有奧地利人才能彈好莫札特的曲子,讓陳瑞斌倍感辛酸,也凸顯華人在西方樂壇打拚的辛苦。
現在,他把國外表演當作對外國人士的機會教育:在古典音樂世界,華人也能脫穎而出;他也回過頭來教育華人觀眾:不要以為只只有西方人士才可以在樂壇出人頭地。(上)【經濟日報】2008.08.13
從音樂國度回到現實世界,陳瑞斌也遇過許多挫敗。當年出國念書,他曾以為得獎就是一切;後來發現,得了獎不是結束,而是開始,因為現實生活和舞台上根本是兩回事。
自稱是白手起家的「音樂個體戶」,陳瑞斌從20歲出頭起,每次舉辦演奏會都得親手打理一切。那時,他沒有人脈,也不懂得找企業贊助,所有事都靠自己摸索。
「以前我一直作夢,以為比賽完,拿到獎,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因為從音樂歷史上看來,很多偉大音樂家彷彿都是得了獎就平步青雲。我以為只要做到那樣,就與他們畫上等號,但事實不然。」
陳瑞斌說,學音樂的他不太能理解現在的商業時代,即使如此,他仍得學習了解音樂以外的世界,以便與社會、企業打交道,因為沒有人支持,音樂家會很辛苦的。難怪陳瑞斌會說:「我要面對的不只是音樂而已,我覺得我現在還處於半失敗的階段。」
面對現實的挫折,陳瑞斌給自己心理建設,換個角度看事情。「我不是為了現在而活的,而是為了死了以後而活。如果是為現在而活,我大概老早就轉行了。」
即使音樂的主流不在舞台上,而是教學,但陳瑞斌認為,「如果我走了,可以留些演奏、聲音給社會,那麼從我手上出來的東西就會跟別人不同。這也是我對此生的交待,不然我13歲就出國唸書,意義在哪?」
對於許多年輕人不知道如何面對失敗,陳瑞斌強調,一定要找出興趣所在。即使他認為「自己職業錯了,但興趣是對的,下次投胎,仍要做這行!」
陳瑞斌相信,一個人對自己所做的事情不感興趣,即使沒失敗,也很痛苦。「我不相信那樣的成功,會很快樂。」
「成功對我而言,不是一個時刻,而是一條路。」陳瑞斌說,很多人看成功,是看一時的,但成功、失敗是一個過程。「他可能比你早10年或20年成功,但成功不是一時的,定義也不在比別人早,而是跟別人不一樣。」
他也指出,人生在世,靠工作賺錢,通常不難,但「如果我做的東西是最好的,你賺再多錢也買不到,那才是真正的可貴,只是後者通常是傻瓜。」
「我這一生留下的絕對不是錢,而是與藝術有關的東西。」陳瑞斌仍將在音樂演奏路上,做個不悔的獨行俠。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提琴家 ~杜沁澐
小提琴家 杜沁澐 
任教於巴黎師範音樂院Ecole Normale de Musique de Paris(ENMP) 教授小提琴與室內樂,巴黎Leon-BARZIN交響樂團首席(L’Orchestre Leon-BARZIN,指揮:J. J. Werner)。1991 年榮獲教育部「資賦優異生赴法研究音樂獎學金」前往法國深造。1996年 獲法國國立巴黎高等音樂院 CNSMDP (Conservatoire National Superieur de Musique et de Danse de Paris)小提琴第一獎及室內樂演奏第一獎,為該校第一位獲得此榮譽之台灣學生,師事謝霖 (SZERYNG) 嫡傳法國小提琴大師 Gerard POULET。2000年以小提琴演奏班第一獎與評審特別獎畢業於瑞士日內瓦音樂院 (Conservatoire International de Musique de Geneve),師事小提琴家兼指揮Jean-Pierre WALLEZ。之後獲ZALESKI 獎學金進入法國巴黎師範音樂院ENMP,取得小提琴與室內樂最高級獨奏家文憑,師事小提琴教授Devy ERLIH。曾接受AUCLAIR、DAUGAREIL、FRISCHENSCHLAGER、HOELCHER、KREBBERS、OISTRAKH、 RICCI、VARGA等大師指導。
留法期間獲NERINI與BELLAN等法國小提琴大賽首獎,1999年贏得法國「蕭頌」國際小提琴大賽第一名與觀眾最高票選獎,2000年獲歐盟音樂大賽首獎,應邀參加奧地利薩爾茲堡音樂節於莫札特廳演出,2008年獲法國第七屆傑哈德梅國際弦樂大賽第二名。
個人演奏會遍及法國各大城市與德國、奧地利、義大利、瑞士、芬蘭、西班牙、波蘭、韓國和日本。 與瑞士羅曼德(Suisse Romande)交響樂團於日內瓦安塞美音樂廳演出聖桑小提琴協奏曲,在巴黎與中法管絃樂團演出巴哈小提琴協奏曲,與法國英格爾交響樂團演出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與巴黎Musiques en Seine交響樂團演出布拉姆斯大小提琴協奏曲,與法國土魯斯卡畢托爾交響樂團指揮MICHEL PLASSON,法國著名指揮布列茲BOULEZ合作演出。多次於巴黎著名之CORTOT廳與GAVEAU廳舉行獨奏會與室內樂音樂會,受邀參加第二十屆 義大利羅馬夏日音樂節;三度參加奧地利薩爾茲堡音樂節於MIRABELLE皇宮音樂廳演出;應邀參加波蘭第二十八屆齊曼諾夫斯基音樂節於作曲家故居紀念館 演出。
曾獲選為巴黎法亞文化中心(CENTRE FRANCE-ASIE,2003年台法文化獎得主)與法國音樂權威CZIFFRA基金會榮譽演奏家,歷任巴黎OSTINATO樂團小提琴首席,巴黎音樂 院管 弦樂團小提琴首席,Romantique Europeen交響樂團與ARTE弦樂四重奏第一小提琴 ,馬斯奈音樂院小提琴教授(Ecole de Musique de Massenet)。
1998年起應台灣省立交響樂團及國家音樂廳之邀多次回國演出,在基隆,新竹,台南,澎湖,花蓮等文化中心舉辦多場音樂會及大師班。2000年與台北市立 交響樂團合作於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奏聖桑小提琴協奏曲,2002年5月於台北市立社教館舉辦「琴韻沁聲」音樂會,10月於國家演奏廳演出「法國浪漫風情二重奏」,2003年12月應心聲文教基金會之邀於台北舉辦音樂講座與大師班,並於台中港區藝術中心演出「冬之樂–巴黎悅聲」音樂會,2004年8月於台北中山堂演出「飛炫琴色」二重奏,10月與小提琴家呂思清和當代樂賞管弦樂團共同於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名琴音樂會」,2005年3月與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合 作擔任現代音樂作品小提琴協奏曲大賽小提琴協奏於台北新舞台演出,12月與台北新樂國樂團演出「梁祝琴緣」梁祝小提琴協奏曲,2007年與台北市立國樂團在邵恩指揮下演出梁祝小提琴協奏曲,深獲觀眾好評。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