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的有些罪惡,挑戰的是人們的想象力。早上打開電腦,面對去年9月23日發生在延安吳起縣高級中學的一起校園集體猥褻案的最新報道(1月7日中國青年網),我就發現自己的想象力根本不夠用。
  7名高二女生持刀威逼5名高一學妹脫光衣服集體猥褻,作案時間長達6個小時,作案地點就在女生宿舍,作案手段令人髮指:用水果刀威脅5名女生脫光衣褲……遭到毆打……拿水果刀劃5名女生胸部,還找來啤酒瓶猥褻5人……下身都腫脹了……內衣褲都被扔進了下水道……7名高二女生究竟是什麼樣的女魔,竟能肆意暴虐到這個程度?
  一所學校若出一個這樣的壞種就夠驚心動魄了,7個壞種究竟是怎麼集聚到一所學校,一所吳起縣級別最高、估計規模最大、看照片也可能建築最豪華的學校?她們壞到這個地步,總該有一個墮落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吳起縣高級中學的老師們就沒有絲毫的察覺和防範?當7個壞種持刀把5個女生從高一女生宿舍劫持到高二女生宿舍的路上,就沒有一丁點的動靜?特別是長達6個小時的非人虐待,這5個高一女生不可能不哭喊,整個女生宿舍大樓就沒有一個人聽見?難道聽任這樣的哭喊由深夜11夜持續到翌日凌晨5點,整個女生宿舍大樓就沒有一個人想到干預或者報告老師?要知道,這是9月23日,星期二,整個女生宿舍應該住滿學生的。
  想象力更不夠用的是對案件成因的探究。7名高二女生為何要對5名高一女生施暴?吳起縣公安局在其通報中沒有給以說明交待。你不說,別人不能不想。沒有足夠的動力,乾不出如此暴虐的行徑。據受害學生的家長說,起因是施暴的女生要逼著他們的孩子“賣處”,遭到拒絕後就下此毒手。據施暴學生的家長說,打人的孩子中領頭的兩個孩子銀行卡裡有很多錢,其中一個卡裡有120萬元,另一個卡裡有80萬元,聽說這些錢是一些老闆給的,那些老闆花錢通過她們找女生“賣處”給一些官員,以便跟官員拉關係、攬工程。
  而記者則從吳起縣人大常委會得到證實,身為縣人大代表的村主任齊景濤(音)跟這起案件有關,因為涉嫌引誘、容留、介紹賣淫被公安機關採取了強制措施。該縣公安局已於12月17日將齊景濤的案卷移送到檢察院提請批捕,檢察院正在審查中。吳起當地一位自稱的知情人則向記者透露,在當地一家高級酒店里,還專門設有“檢處房”,用來檢查找來的女生是不是處女,然後再送給需要的官員。如果這些情況基本屬實,那麼,則能說明吳起的官商勾結竟然發展到以“賣處”作為交易手段,這恐怕算是權色交易的頂級狀態。人們無法想象:這樣的交易持續了多長時間?是什麼樣的官員參與其中?這樣的官員到底有多少?因為出價200萬,需要的處女絕不止一個,有了固定的高級酒店,有了專門的“檢處房”,這樣的勾當絕非首次……
  留點想象力給查處結果吧,涉案的高二女生自然要接受法律的嚴懲,這個沒有懸念。有懸念的是怎麼查處官員。迄今為止,只知道“吳起縣委縣政府領導對此案非常重視,已責成公安局和教育局徹查嚴查,儘快上報調查結果”,只知道“該縣紀委、監察局已對相關責任人進行了責任追究”,被處理的有教育局局長、副局長、吳起縣高級中學校長、副校長、學生處主任、高二年級部主任、公寓部部長、涉事的高二年級3個班主任……人們更想知道的是,既有商人策劃“賣處”,那麼,“買處”的官員是誰?這是最關鍵的查處,查了嗎?又是誰在查呢?這個查處工作恐怕是吳起縣委縣政府無論怎麼重視都不解決問題的,只能由延安市委、陝西省委抑或中央紀委來辦。從理論上說,結論出來前,吳起的所有官員都難以自撇清白。
  時過三個多月,人們只能再拭目以待。
  文/慕毅飛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高中校園集體猥褻案挑戰人的想象力)
創作者介紹

心想事成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