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芋仔的天空...
那日號角響起
不是任何噱頭
而是吹起.....起床號
整戈待旦的感覺
不用說就是"軍人"的意思
"老芋仔"往往都是外省人的意思及代名詞
我記的小時候看著農村好的影片
看著抗日的可歌可泣的抗日片
走在眷村的反共愛國的巷弄裡
那時候看著父親一點一滴的帶著孩子們長大
又把每個月的薪俸都借給他的士兵朋友們
每每發薪日就是家庭革命大吵一番
原因是家裡都餵不飽囉
我那父親卻是以把薪餉全部借給囉小兵
那我們只有餓肚子囉..............
吃著空心菜
含著軍中的糙米
淋著醬油
還是活了下來
日子還是要過
最近偶然看了一步眷村的電視劇
感觸更深
昔日眷村小巷
總是有來自各地不同的族群
大家彼次邀喝著
彼此照顧著
那總感覺在現今的社會已不復見
到是聽到不同的操弄聲音
你是外省人
我是台灣人
這個議題炒作好久囉
但有些人還是沒醒來的感覺
一到選舉任何的文宣就是把外省人炒作成大奸大惡
披著軍裝來台的"北北"們
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渡海而居的台灣
早已把此地當作是個家囉
他們也常掛在嘴邊"我係台灣郎"
我覺得認同這塊土地的人就是台灣人
以前的合諧
以前的美中斷交
大家同仇敵愾
青少棒大家凌晨拿著棉被窩在板凳不分彼此互相加油的聲音
打贏囉整個眷村街道像過年般鞭炮響起好不熱鬧
天空有籃的時候相對的也會有陰雨朦朧的灰色係
地有綠色草原欣欣向榮的.
相對的也有天災或是秋冬時得咖啡色
不管是哪總顏色這個地方都能接受
無須刻意上色
刻意攪和
都能呈現他的到地美
如今老兵不死
只有凋零
回首來時路我會想問看看他們
後不後悔來到這片天
後不後悔來到這片地
後不後悔看到藍天
後不後悔看到綠地
我想他們們還是會想說
"我係台灣郎"
任何的天地變化他們都會承受
但是決不容許任何人踐踏這塊土地
我不是個政治人物
更不是個面面俱到討利益的政客
我只是個微不足道的軍人子弟
更是一位"老芋仔"的孩子
沒有反共復國的雄心狀志
沒有十萬青年十萬軍的抱負
我只希望在這個土地
認同是大家和解的最終宿命
看看眷村一一的改建
青天白日紅的線條不在呈現在圍牆上
也看不見國慶日上的滿是國旗
瓦片下的=掛著的香腸
再也摸不到囉!
更看不到他們細說自己哪裡中過槍蛋
哪裡多威風
也看不悼烙印再身體上的殺朱拔毛的口號
如今並不是對岸給我們威脅
卻是自己在消耗自己
等到牆倒囉
我們黃髮垂髫時
拄著柺杖時
你的下一代因為競爭力的關係
搞不好連糙米都吃不起
不要分彼此
只問自己對這塊土地做了什麼
因為我們都是
台灣人
2009.02.19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心想事成

bcrrug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